除了与大股东之间的关系

2020-11-15 18:46

“除了经营理念的问题,大股东可能更看重分红,但企业经营者可能更加倾向于再投资,焦点都是在钱的使用上。”盈信投资合伙人张峰表示。该机构是茅台第10大股东,在消费、日化领域进行了多笔投资。目前,该公司也持有上海家化。

种种迹象显示,葛文耀或已经能够淡定地看待与平安之间的问题,但一些中小股东却很难做到。

除了与大股东之间的关系,外界对于葛文耀“减持套现”非常关注。对此,他表示,套现是出于财务需要,而平时都是太太管钱,她卖股票不代表他对公司的前景态度。

“未来就看双方如何磨合理念上的差异。”张峰表示,”双方意见有差异很正常,但解决的方式有很多,不要把矛盾表面化。”在张峰看来,会议尾声时机构投资者的表态非常关键。“如果真的出现双方利用公司章程进行博弈的状况,机构投资人是有话语权的。机构投资人的态度很明确,‘不赞成有极端性变化。’”

股东大会一开始,葛文耀便率先对股东致歉。“对于没有处理好与大股东的关系,导致股东损失,深感歉意。”此后,他对股东承诺,“保证一定跟管理团队一起把家化这么好的公司做好”。

另外,现场不少中小股民和机构投资者对平安信托董事长童恺也表示出了不满。“作为董事会成员,童恺两度缺席股东会,这种做法对他自己和公司形象都是十分负面的。”一位基金经理说。

当日的股东会上,被葛文耀提拔上来的总经理王茁也发言挽留称,目前这个管理团队还需要至少五到六年才能完全挑大梁,希望葛文耀再多干几年。

对于外界一直质疑葛文耀刚愎自用,导致上海家化接班人悬空的问题。葛文耀坦言,过去管得太多,如今已经逐步将管理方式改为指导式。个人更多是思考和纠错。可是按照目前的情况,假如再有两三年,上海家化将进入平稳发展状态。但他说“关键要看大股东给不给我这个机会”。这样的表态让外界看到了双方“和解”的信号。

而被问及“小金库”和微博中关于聘请律师的原因时,葛文耀重申自己从头到尾都是在给家化员工谋福利。聘请律师则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5月14日晚间,葛文耀发布微博称,“双方停战,根据中纪发(2009)7号文件对小金库的定义,家化不存在小金库,我己聘请了律师。”

更加意外的是,葛文耀表示已经将批评平安的微博删除,以后要和大股东搞好关系。

可是,就在葛文耀宣布当日股东大会结束时,一位女性股东抢过话筒,质问监事长朱倚江。这位自称投资上海家化十几年的投资者,持有该公司数万股,家化股价大跌使其可谓损失惨重。她向朱倚江提问说:“你代表平安进家化后却造成了这种局面,你一定要代表平安给个解释。”朱倚江没有回答。

各方利益诉求不同,博弈在所难免,但选择这个时点博弈令张峰诧异。“毕竟葛文耀已经65岁,不久之后就将退休。”

不过,朱倚江还是接过话筒,重复了平安在5月13日发布的声明中,支持家化的官方说辞。

如果排除会议结束前,一位女性股东对朱倚江的发难,整场会议气氛轻松,互动顺畅,与之前外界预计的剑拔弩张截然不同。最令人关注的是,葛文耀透露出来的与平安信托可能“和解”的积极信号。

面对气势汹汹的股民,股东会结束后,朱倚江迅速离席,也让这名股民愤怒不已,仍然追着朱倚江说:“朱倚江手上没有股票,所以家化跌停了对她一点影响也没有的,她当然不在乎,但是对于我们股民来说都是切身利益!”

提问环节之前,现场氛围还是比较轻松,葛文耀的讲话不时引起现场的掌声。进入股东提问环节后,相继有两名小股东向平安向上海家化派驻的监事长朱倚江提问,只是提问被葛文耀拦住,声称“朱倚江层级比较低,不要为难她”。

葛文耀曾表示,从2007年开始家化就已确定三个方向:化妆品,旅游酒店(现已有位于三亚的一家中高端酒店),以及时尚产业。按照葛文耀的想法,“要靠战略投资者,未来会参与并购国外化妆品、珠宝、服装”,希望三年后就能看到并购带来的收益。可是从平安入主上海家化之后,关停投资效益不佳的清妃、可采、露美和珂珂品牌,同时出售四川家化可采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对待海鸥手表的态度来看,平安更倾向于力促上海家化专注主业。

对于上海家化的未来,张峰最关注的问题是“钱怎么用,谁来继续经营”。而他对目前上海家化的高管团队还颇为赞赏。

平安信托此前对外发布的声明中,称对葛文耀予以解职的原因是“内部员工举报高管存在设立‘账外账、小金库’等重大违法违纪行为”。

相对中小股东的激动,机构投资者相对理性,会议结束时,坐在会场第一排的一位基金经理代表机构投资者表态。“我们都是职业化团队,希望把中国民族品牌的经营做好,无论股东、监事,还是独立董事,希望大家爱护这个来之不易的经营局面,如果谁把这个企业毁了那就是罪人。”他的这番话也引起了现场一片掌声。“从中国缺乏企业家、缺乏企业家精神的角度,还是希望您再干一段时间,并不是迎合你,我们仍然认为您努力下去是合适的,是市场需要的。”

“自认是个知道轻重和进退的人,不会利用大家的信任。”葛文耀说,“家化有那么多民族品牌,我要对品牌负责,其他自己的一切都无所谓。”

尽管葛文耀强调会议不提平安,但这却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在回应小股东关于为何更换审计机构的提问时,葛文耀表示,“这是大股东的要求”。

5月16日上午9点25分,上海保定路527号上海家化8楼会议厅,葛文耀一出现便赢得了在场200余位股东热烈的掌声。整场股东会,葛文耀表现幽默、淡定,一派大家风范。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作为大股东平安信托代表的监事长朱倚江,却显得格外谨言慎行。

做出上述三点表态之后,葛文耀重申了此次股东股东大会只谈业绩,不谈平安的基调。